徐導在片場氣場十足
  
  徐靜蕾(左一)率四位主演為新片造勢 餘姝 王可/攝
  
  與黃立行的感情穩定
  淡出兩年後攜導演新作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》回歸羊城晚報記者??餘姝??通訊員 王可
  自上一部電影《親密敵人》之後,徐靜蕾似乎從娛樂圈“蒸發”了。在她消失的兩年多里,國內電影市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她怎麼看待這些風起雲涌?面對大家對她新電影的選角質疑如何應對?公開五年的戀情,她是否已經有了結婚的計劃?前日下午,老徐的新片《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》關機發佈會結束後,她向羊城晚報記者講述了自己兩年來的所想所得。
  ●當導演會變成控制狂
  “能把片場每一個人都拍睡著,就自己一個人還特別清醒
  近幾年來,徐崢、趙薇和鄧超等一批“演而優則導”的明星紛紛完成導演處女作,票房成績還個個超越老徐當年的作品。面對同行的成功,老徐並不心急,拍過六部電影的她,直言已不需要證明自己,“電影圈需要新面孔,如果我還在意這些比較,那也太不符合我的年齡和閱歷。”
  羊城晚報:別人拍電影都發胖,你反倒瘦了。
  徐靜蕾:我瘦了12斤,是刻意減肥的結果。三四個月前,我拍趙寶剛的《觸不可及》,胖得老朋友都認不出來了。孫紅雷說:“徐靜蕾已經放棄自己了。”這話讓我大受刺激,第二天就沒吃飯。從那以後一天就吃三個雞蛋,三個月瘦回八年前的體重,這麼多年來這是我第一次減肥成功。連自己的體重都管不了,怎麼管別的事。
  羊城晚報:休息的這幾年你關註電影行業的變化嗎?
  徐靜蕾:總在朋友圈說電影的朋友都被我拉黑了(笑)。我在休息,不關心所謂電影圈的事情,只關心哪兒好玩兒,哪兒好吃。直到回國當了一次導演協會的評委,才惡補了最近幾年的電影。
  羊城晚報:很多演員擔心,做了導演就沒有人找自己拍戲了,你呢?
  徐靜蕾:我是先不想演戲了,才去當的導演,而且這幾年也推掉了很多劇本。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什麼都能幹,但現在知道不是這樣,自己也不是什麼都喜歡。比如演員這個職業我就有很多不喜歡的地方,我討厭總得在片場等待,討厭總是化妝,討厭穿禮服高跟鞋走紅毯……這種生活會讓我瘋掉,我討厭那樣的自己。
  羊城晚報:吳亦凡投訴說你不准他吃肉,你是個嚴厲的導演嗎?
  徐靜蕾:對,這也是我為什麼不能經常拍戲、要定期休息的原因。因為一拍戲我就會變成控制狂,有點神經病,我自己也不喜歡這樣,但是陷入那種狀態後不能自控。雖然我可能做不到完美,但是我會要求完美。吳亦凡剛進組的時候有點水腫,所以我讓他減肥。我能把片場每一個人都拍睡著了,就自己一個人還特別清醒。不吃東西,也不會覺得餓。
  羊城晚報:趙薇曾說過羡慕你對成本控制很有一套,周游列國還可以不超支。
  徐靜蕾:成本來自於計劃,我拍了六部電影,對電影的每個細節都瞭如指掌,燈光多少錢,攝像多少錢,每個盒飯多少錢,心裡都有數。第一次做導演確實容易超支,這是經驗問題,我第一次拍電影超支了40%,但因為是自己拿錢拍的,不用對誰負責,那就活該唄,無非是我不買奔馳寶馬去拍了部戲而已。但如果有別人的投資,還是要在意的。一生都可以做藝術,但做人還是要有點責任心,不能辜負別人的信任,我永遠不會為了自己的藝術去犧牲別人的利益。
  ●選小鮮肉自信有眼光
  “敢讓從沒演過戲的吳亦凡做主演,不就是教表演嘛
  吳亦凡、王麗坤、張超和熱依扎這樣顏值極高的組合,讓這部新作堪稱“偶像集中營”,男一號吳亦凡的超人氣更是為電影帶來了極高的關註度。坊間也傳出這樣的聲音:老徐越來越商業,竟然開始拍“粉絲電影”了。聽到這些質疑,徐靜蕾反唇相譏:“我就不明白粉絲電影哪裡不對!”
  羊城晚報:外界說你的新作是一部粉絲電影,你怎麼看?
  徐靜蕾:嚴格意義上來說,哪部電影不是粉絲電影?可能是導演的粉絲,演員的粉絲,也可能是某種題材的粉絲。粉絲電影到底哪裡不對?我就會因為某個導演去看電影,比如蓋里奇、王家衛和李安,我也是他們的粉絲。說粉絲電影就是膚淺的,這個定位是錯的。我自認是一個邏輯很強的人,不會拍腦殘電影。
  羊城晚報:發佈會現場吳亦凡的粉絲很瘋狂,你是不是覺得,選這個人選對了?
  徐靜蕾:其實在同事給我看他照片和視頻之前,我不知道吳亦凡是誰,我不太關註韓流,平時只看美劇,不過身邊有女朋友喜歡小鮮肉,都是親媽粉(笑)。看了他的個人資料以後,就知道他肯定行,對於選演員的眼光我還是很自信的。
  羊城晚報:起用多位年輕演員,吳亦凡還從未演過戲,對他們有更多的調教和訓練嗎?
  徐靜蕾:當然,我對自己電影學院的學生都沒有下那麼大工夫。有臺詞的訓練,有繞口令的訓練,背唐詩和散文,還讓他們背毛主席詩詞。還給他們準備了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訓練他們自然生活的表達。相信這些對他們未來拍戲都挺有幫助的。
  羊城晚報:培養新人的過程是痛並快樂著?
  徐靜蕾:挺有樂趣,也挺累。我有時候盲目自信,別人懷疑我怎麼敢讓從來沒演過戲的人做主演,我就說“沒問題啊,不就是教表演嘛”,可是一開拍,當他們四個人全都不知道應該幹嗎的時候,我確實崩潰過一陣兒。不過事情不就是這樣嗎?困難越多,成就感越強,如果沒有困難,任何事兒都手到擒來,還有什麼意思呢?
  ●不結婚不怕當“怪胎”
  “不認為婚姻是幸福與否的標準,誰幸福誰自己知道”
  “五年沒紅過臉更沒吵過架,也算是不得了了吧。對的人,就是讓你變得更好的人。”老徐的一條微博,終於承認了她與黃立行五年的戀情。過去兩年,大多時間都與男友黃立行廝守在一起,享受加州無敵的陽光。摸著小麥色肌膚的手臂,老徐一臉嬌嗔,“你看我都曬黑了”。但談到婚姻,她依然堅持不婚主義,“反正誰幸福快樂,誰自己知道”。
  羊城晚報:你說你不愛做決定,但是又討厭控制狂,那麼你們家誰做主?
  徐靜蕾:跟男朋友在一起時大事兒小事兒都是他做主。我不喜歡做決定,因為我每天拍戲都在做決定,哪個決定沒做好都得自己承擔苦果。所以我在家就只負責叫好,人家定了餐廳,我就說“好吃”,問說裝修怎麼樣,我就說“你眼光太好了”。這樣比較省事兒,其實特別狡猾。
  羊城晚報:幾年前採訪你,你說這個社會有一股逼婚的勢力,現在這種勢力還在嗎?
  徐靜蕾:在啊,而且已經從逼婚變成“你是個怪胎”的感覺了,有人還會同情你,說“你看她多可憐”。其實生活中我覺得自己挺好,但是一面對公眾媒體,這種勢力還挺強大的。大家想這樣說,那就這麼說吧,反正誰幸福誰快樂,誰自己知道。
  羊城晚報:你的新電影還是表達愛情這個主題嗎?
  徐靜蕾:我真心不認為婚姻是幸福不幸福的標準,因為身邊有太多朋友婚姻有很大問題,我覺得快樂幸福是自己心裡的標準。我並不是不相信愛情,相反愛情是我的信仰。我覺得愛是一件特別偉大的事情,這兩三年我感受了很多來自家人、來自男朋友的愛,所以我一定要先拍一部關於愛的電影。編輯:牟青  (原標題:徐靜蕾攜導演新作回歸:堅持不婚主義)
創作者介紹

todd

ez19ezqv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